第二套价格

墓主人身份难测 南京南朝古墓出土大批随葬品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价格表 > 第二套价格 > 2015-04-05 我要评论

由于该墓明代时曾经逃过一劫,是近几年南京地区难得一见没被盗过的完整墓葬,因此受到考古界和文博界的高度关注。由于这两天每天一场大雨,清理工作十分缓慢。昨天清早,记者就赶往考古工地,令人欣喜的是墓室甬道终于清理完毕,到中午时分,出土了一批文物,其中一件带盖的青瓷大...

由于该墓明代时曾经逃过一劫,是近几年南京地区难得一见没被盗过的完整墓葬,因此受到考古界和文博界的高度关注。由于这两天每天一场大雨,清理工作十分缓慢。昨天清早,记者就赶往考古工地,令人欣喜的是墓室甬道终于清理完毕,到中午时分,出土了一批文物,其中一件带盖的青瓷大罐非常完整。

    杨村接连发现古墓出了名

    位于南京江宁谷里街道的杨村,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子,因绕越公路在此施工,不久前曾发现“甜瓜子”古墓,以及近日发现的这座南朝大墓而出了名。连日来各家媒体蜂拥而至,给僻静的山村增添了几分热闹。听说古墓出土了“宝物”,附近的村民们结伴赶来想看个究竟,然而,考古队早有准备,在古墓挖掘现场,公安人员围起了警戒线,几名保卫者轮流日夜看守。

    昨天大清早,记者再次来到杨村。南京博物馆考古队负责该项目考古的陈大海对记者说,他带领的这10多名的考古队员已经在此苦干了一个多月,“我们6点种就开工了,目前正在清理甬道,已经发现了随葬品,过一会儿清理干净,让你们进去拍照。”记者们被挡在了界外。陈大海告诉记者,因每天遇一场大雨,清理工作十分缓慢。再者,由于历经1400多年的风雨,古墓里随雨水带进的泥土深达近1米厚,清理起来必须特别注意,不小心就会损坏文物。就在陈大海说话间,墓道里传来惊喜,“泥土里露出一个青瓷器,很完整。”

    完整带盖青瓷大罐很难得

    记者立即随陈大海走下泥泞的山坡,来到墓门口,只见墓口已经清理完毕,记者走进墓道,在灯光下看见墓室里青砖砌筑十分整齐,墓后壁和左右墓壁上共有五个直楞假窗,其中右壁假窗上有一佛龛,能清晰地看见一件青瓷灯碗。在离墓门几十厘米处,一个青瓷大罐已经从泥土中显露出来。考古人员都很高兴,终于有了收获,这一个多月没白忙。“这件青瓷大罐高约40厘米,器型造型完美,圆唇,圆肩,鼓腹,下腹向里斜收,外底微凹。肩上附有六系,顶盖上方有四方型纽,压两条装饰纹线。罐身表面釉色完整无损,难得的是一般出土的带盖器皿,顶盖大多破损,而此件顶盖非常完好。”

    这时,考古人员又清理出一件青瓷盘口壶,“你们看,这件盘口壶,高约35厘米,釉色也保存完整,盘口外撇,圆唇长颈,器型挺拔。另外,颈部还饰有两道凸弦线,肩部饰有四系。”考古人员介绍说,这批青瓷器可能是特制的随葬品。接着从墓里又出土了一件青瓷盘和3件陶俑,其中一件为男俑,高25厘米,头戴文冠帽,大耳,五官清晰,身着长袍,双手拢于胸前,做拱手站立状。另外两件陶俑,高16厘米,分左右各一放置在甬道里。同时,昨天在甬道里还出土了一批陶器:有一件残缺的陶马,一件陶盘和一件陶灶,很完整。另外还有一件残缺的陶灯,这些都是随葬的明器。

    墓志文字被腐蚀墓主身份难测

    陈大海介绍说,六朝青瓷器形,一般来说比较单纯而相对稳定,变化不是太大,形象也不算太多。早期的因袭两汉旧制,显得拙朴规整,淳厚稳重。到了南朝,器行演变得挺拔修长、瘦俏轻盈。“此次出土的盘口壶就是典型的南朝中晚期的青瓷器皿。”他说,历史上,南京曾经是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的都会,是上层人物的聚居之地,许多属于皇室宗亲、官僚显臣、士族豪门大姓的具有一定规模的大中型墓葬都集中在此,六朝青瓷器遗存十分丰富。六朝制瓷匠师们巧运心思,独抒心机,将自己的审美情趣融进瓷器造型中,表达出民间各阶层的理想、愿望、审美情趣,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文化特色。

    对于南朝大墓的墓主身份,陈大海指着一块残缺的石板说,这就是墓志。记者上前正反看来看去,不见一个文字。“这可能由于埋在潮湿的地下1400年,墓志上的文字被腐蚀了。”因此墓主成为了神秘人物。记者问清理完整个墓室需多久,陈大海表示,如果天气帮忙,还需要两天时间。这样完好的古墓十分珍贵,将越来越少。陈大海呼吁,希望在此就地建立保护区,作为一个景点供人参观。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