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套价格

泓盛秋拍溥心?书画精品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价格表 > 第三套价格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溥儒 琼楼胜景 手卷 设色纸本 8×75cm   玉楼高过彩云行,雾鬓风鬟若有情。   灯火春宵歌舞散,半川寒水月空明。   1949年,溥心?渡海赴台后,全心致力于诗文书画的钻研,书画方面,尤以小件精品最为引人入胜,而...

溥儒 琼楼胜景 手卷 设色纸本 8×75cm
  玉楼高过彩云行,雾鬓风鬟若有情。
  灯火春宵歌舞散,半川寒水月空明。
  1949年,溥心?渡海赴台后,全心致力于诗文书画的钻研,书画方面,尤以小件精品最为引人入胜,而有“愈小愈精”的说法出现,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尺寸天地,纳须弥于芥子,正好体现了溥心?在书画艺术上收放自如,工写皆精的成就。而这种“愈小愈精”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与其赴台后的居住和创作环境密切相关,也因此,传世所见的小手卷、册页、斗方、笺条……等小型精品,多为赴台之后所作。
  溥心?初抵台湾,即被安顿于台北市中山南路11号“凯歌归”招待所,约一年之后,始迁入国民政府所播配于临沂街69巷17弄8号的一间日式木造平房,没有庭院,卧室仅有三席大(约5平米),会客室兼画室的面积也只有六席(约10平米),一张矮书案兼画桌靠窗横放,这就是溥心?赴台后直至谢世盘坐读书与写字画画之处。据寒玉堂入室高弟,前台北故宫副院长江兆申生前所述,溥心?书案的抽屉里,置放着随时取用高约7至10公分的小手卷及如明信片大小的书笺画笺,所以,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创作书画,小而精的作品的出现也就理所当然了。
  溥心?在大陆时期的画作,大抵皆以源出古画的工致细腻面貌为主,渡台之后,则多以抒发心绪排解故国之思及看开生命价值的“创作”为要,寄情、遣兴、讽世、奇诡、幽默……的题材纷纷出现,彰显出溥心?学识深广、才情过人的天赋与努力,溥心?也自言对赴台之后的书画作品更觉进境,其生前挚友万大滏在“西山逸士的几段逸事”一文中即如此叙述溥心?所言:“……曾对笔者说他在书画方面的功力,来台之后至45年(1956)东游日本归来,是一个阶段;47年(1958)游曼谷、香港归来,又是一个阶段;又说:‘像我这样无间寒暑,日以继夜的不断努力,怎会不进步反而退步呢?’可见他自己认为愈到晚年,作品愈精,功力愈深。”确实,溥心?到台湾之后,或许为了避免追忆故国前尘以惹闲愁,便刻意的将日常生活安排的十分紧凑与忙碌,每天清晨起来,就读书、写字、画画,直到午饭时方得暂歇;午后小睡醒来,又继续画画写字以应外界需求,吃过晚饭,仍忙到11时左右才洗砚、收笔、就寝。可以这么说,溥心?赴台之后的生活费用,全得依赖于手中的笔,而不断的写字画画,除了是一项不得不然的工作,但也因此锤炼出溥心?渡台之后的艺术成就,毕竟,才华横溢的溥心?,在任何环境中皆能驾驭艺术创作的心境与风貌,信手拈来即英华自现。所以,香港知名收藏家宋训伦在其“旧王孙溥心?”一文中也提到溥心?对绘画的自信:“……他还告诉我,曾经有人问他:‘公画较并时诸贤如何?’他只回答了16个字:‘吾于古人,不敢不勉;吾于今人,不敢不让。’”
  此幅《琼楼胜景》设色纸本小手卷,即为溥心?渡台前后“小而精”的典型杰作之一。
  此画的造境与题识诗文别具怀抱,在奇绝的山水景致中,壮观的楼阁依山层层而筑,看似人间山水,却恍若蓬莱仙境,而在如此华彩灿然的琼楼玉宇与佳山胜水中,却空无一人,这在溥心?常以人物写景作为点景的山水作品中显得别有怀抱,而读其题识自作七绝,方才领悟其中深意,诗曰:“玉楼高过彩云行,雾鬓风鬟若有情。灯火春宵歌舞散,半川寒水月空明。”诗境与画意,似乎都隐喻着溥王孙由皇亲贵胄所居的偌大恭王府不得不渡台蜗居的故国之思,而溥心?幸有知天命的豁达天性,即使繁华落尽,也只以“半川寒水月空明”淡然处之。观此画读此诗,不得不喟叹落魄王孙天渊之别的境遇,也不得不佩服溥心?以诗文书画遣兴抒怀的看穿世事了。
  云断津门雁已无,芦台寒夜响鹈鹕。
  相思欲寄双鱼去,春水桃花满直沽。
  杨柳青青发擢影,宓妃罗袜欲凌波。
  妾家住近孤云寺,惟问行云意若何。
  几家萧瑟住横塘,世乱民穷亦可伤。
  乔木已无官舍尽,行人谁问水西庄。
溥儒 寒江归舟 镜框  设色纸本
  此?溥儒写寒江片片归舟,孤寺隐于山林,荒凉萧瑟的场景与诗文开首“云断津门雁已无”不仅让让人想起南宋时深怀亡国之痛,隐居不仕的词人蒋捷的名句“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诗文中的孤云寺,原名白马庙、白庙,位于天津的河北区西北隅,《天津县志》有载:“孤云寺,原名白庙,在城北潞河东岸,有圣祖(康熙)御书赐额。”
  昔日溥儒皇祖康熙微服南巡时,白庙河畔春和日丽,故康熙以李白《独坐敬亭山》中:“孤云独去闲”的名句赐题匾额“孤云寺”。而如今江山易主,旧王孙以此入画,满目萧瑟,一腔故国情思,万般离愁余恨皆蕴藏于此。
  雪衣堪舞镜,玉羽下云端。
  何日瑶池去,高飞伴彩鸾。
溥儒 白孔雀 镜片 设色纸本 56×14cm
  来源:作品为美国加洲回流。
  文/熊宜敬
  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中,溥心?与张大千皆以画科全面而知名,溥氏传世作品中,山水人物、亭台楼阁、神鬼故事、花卉蔬果、翎毛走兽皆为常见,而以大型禽鸟为画面主体者则属较为稀有。
  此幅《白孔雀》是溥心?寓台时期所作,为其画作中的稀有题材,而此件作品是目前所知同一题材作品中尺幅最小的一件,殊为难得。尤其此作画幅虽小,在横图上却别具巧思,跳脱大型禽鸟独据画面中央占去大部分画面而以树石为背景的“传统”布局,此画则将白孔雀立于画面下方岩石之上回首轻望,画面右侧大笔渲染勾写的山壁中,横伸出一株虬曲桂树,而岩壁之间漫写出数竿细竹,迎风飒飒,烘托出白孔雀“若有所思”的拟人化情态,诗意盎然。白孔雀的画法也颇为特殊,以铅白准确的写出孔雀的身形和羽毛,再根据造形所需,于身形白羽间留下纸质底色,形成一种“镂空”的立体层次,将中国绘画“计白当黑”的精神,于此作中衍申为“计黑当白”,形成另一种“虚实相生”的趣味,由此不得不令人钦佩溥王孙的过人思路与高逸的文人情怀。
  此幅精品,气韵高旷,融合南北宋的画法又具文人画的才情,恰如北宋《宣和画谱》卷二十<墨竹叙论>中所言:“绘事之求形似,舍丹青、朱黄、铅粉则失之;是岂知画之贵乎有笔,不在夫丹青,朱黄、铅粉之工也。故有以淡墨挥洒,整整斜斜,不专于形似而独得于象外者,往往不出于画史,而多出于诗人墨客之所作;盖胸中所得,固已吞云梦之八九,而文章翰墨所不逮,故一寄于毫楮,则拂云而高寒,傲雪而玉立,与夫招月吟风之状,虽执热,使人亟挟纩也。至于布景致思,不盈咫尺,而万里可论,则又岂俗工所能到哉?”
  白孔雀为佛教中圣物,无量寿佛造像支撑法座的即为孔雀,学名“印度孔雀”(即蓝孔雀),而白孔雀为蓝孔雀的变异品种,极为稀少,象征纯洁、吉祥、幸运与长寿。此画题诗右上所钤朱文印“竹素”,词意为古人用以记载文字的竹简和白绢,除与画中修竹呼应外,也寓有纯洁及高旷之意。而此幅白孔雀有溥心?自作五言绝句为题:“雪衣堪舞镜,玉羽下云端;何日瑶池去,高飞伴彩鸾。”诗中更隐喻了溥王孙对前朝故国之思,可视为溥心?一生命运之自况与自我个性的抒发。故而,此画由题材、钤印、题识诗句中皆产生了息息相关的联系,也正符合了溥心?诗文书画皆得上乘的印证。作品来源为美国加洲回流。
  朱影鸣琼佩,清声响碧虚。
溥儒 朱影清声 镜框 朱砂纸本 58×30cm
  国画贵有格调,画竹尤是,溥儒此幅《朱影清声》不单以技法取胜,画格更高,有皇胄之风。
  作品布局独特,只截取一段竹子主干,上不见梢,下不见根,以枝叶穿插其间。立竿运笔刚劲、墨色停匀;以浓色点节,元代李息斋在《墨竹谱》曾云:“立竿既定,画节为最难。” 画中竹节笔法顿挫,生动自然,可见其用笔精妙。竹叶正锋、侧锋兼施,运笔迅捷,又有新老之分,转侧低昂,雨打风翻,各具姿态,可见落笔前已经成竹在胸,竹之硬朗刚强、高风亮节、潇洒柔韧被描绘的淋漓尽致。
  溥儒身为皇族宗室,处于战乱四起,风雨飘摇的年代,而其自清室退位,寄情诗文书画,甘于平淡,又力拒溥仪伪职之约,其铮铮风骨、天赋才情一如此朱篁,留清响于碧虚,余韵不绝。
  溥儒 仿渐江山水 立轴 设色纸本 1933年作 149×26cm。著录:《溥心?书画集(卷上)》第12页,故宫博物院紫禁城出版社,1997年第一版。
  文/熊宜敬
  1932年3月,日人占领东三省后即成立“伪满州国”,扶植溥心?堂弟溥仪为伪满州国皇帝作为日人傀儡,溥氏门中不少人皆变节投靠,而溥儒不但拒任伪职,还写下《臣篇》一文痛斥溥仪“九庙不立,宗社不续,祭非其鬼,奉非其朔”乃落得“作嫔异门,为鬼他族”,充分显示出溥儒风骨节操之坚毅。
  于是,在这样的心情下,溥儒于次年(1933)伊始即绘成此幅《仿渐江山水》,确有以古拟今之意。
  溥儒与渐江,不论在学习上、心境上、品格上皆相契合,故此作极得渐江峻逸深秀、静谧空灵之概。渐江一生勤力,无日不读书、写字、作画,这一点,与溥儒毕生致力于诗文书画的不懈态度相仿;渐江因反抗清初“留发不留头”的擞发令而削发为僧,从此云游天下,出世绝麈,将故国之思寄情于笔墨之间,并留下“偶将笔墨落人间,绮丽亭台乱后删;花草吴宫皆不同,独余残沉写钟山。”的名句,溥儒则自清室退位后即寄情诗文书画,乃至于渡台之后沈潜艺事,安贫乐道,不复留恋王孙过往风华,这又与渐江的抛却俗事同调。
  因此,溥儒此作,萧疏幽远,笔简意赅,确为深得渐江意旨之佳品,亦为溥儒一生中极为稀有之杰作。事实上,溥儒于山水小品中多见倪瓒荒寒逸兴之趣,而渐江绘事亦取法云林,可谓同出一脉,故而溥儒此作能将渐江简笔勾写,浅绛赋染的开阔气象表露无遗,亦可从中窥见溥儒绘事能简能繁,能写能工,能放能收的深厚笔墨根基与过人天赋才情。
溥儒 海岳石丈图 镜框 设色纸本 24×26cm。著录:《溥心?书画全集?花鸟篇》第69页,(台北)乾隆图书无限公司,1978年8月。
  宋代的书法家米芾嗜石成癖,曾有拜石典故,据《宋史?米芾传》记载:宋徽宗大观年间“无为州治有巨石,状奇丑,芾见大喜曰:此足以当吾拜,具衣冠拜之,呼之为兄。”宋以后的近千年,中国赏石界一直把米芾赏石的“皱、瘦、漏、透”奉为金科玉律,此作以米芾所拜石丈为题,反映了生长于恭王府的溥儒对赏识文化的见解,别有意趣。
溥儒 行书五言联 对联 水墨纸本 69×15cm(×2)
  作品原装旧裱,为溥心?寓居台湾时期的作品,所录联句最早相传为东晋王羲之所书。溥氏行草宗二王、米芾,此作骨力刚健遒美,意境高古,而又能飘洒绝尘,为其难得的大字行书精品。
溥儒 行书自作诗 镜片 1951年作 107×33cm
  作品上款人张龄(1910-1979),湖南湘潭人,字“剑芬”。号“无诤居士”。自幼长於诗文,曾任国民政府秘书,并任教于东吴大学中国文化大学等,寓台湾时期与李渔叔、溥儒等多有唱和。其书法及所撰诗、文、对联颇为佛教界所称道,台湾各大寺院多留有其墨迹。作品清逸绝尘、萧散飘逸,为溥儒以自作诗写赠台湾诗文界好友的精品,同时也反映了溥儒在台湾的诗文交流,殊为难得。
  泓盛2013艺术品秋拍
  拍卖地点:上海波特曼丽嘉酒店(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376号)
  预展时间:
  2013年12月19日:书画、瓷工 13:00-20:00 油雕 10:00-20:00
  2013年12月20日:书画、瓷工 10:00-18:00 油雕 10:00-18:00
  拍卖时间:
  中国书画 (一) 2013年12月21日 9:30
  笔精墨妙―明清近代书法专场 2013年12月21日 13:00
  中国书画 (二) 2013年12月21日 时间顺延
  清韵羽格―现当代瓷艺专场 2013年12月21日 10:00
  胜上春台―宫廷精品器物专场 2013年12月21日 13:00
  嘤鸣和秋―瓷器工艺品专场 2013年12月21日 时间顺延
  油画雕塑 2013年12月21日 18:30
  当代艺术 2013年12月21日 时间顺延
  艺术与生活 2013年12月21日 时间顺延
  泓盛2013文献邮币秋拍
  拍卖地点:上海建国宾馆(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439号)
  预展时间:2013年12月20日至拍卖前一日
  拍卖时间:
  古币、金银锭、机制币 2013年12月22日 9:45
  新中国金银币 2013年12月22日 17:30
  华侨公寓旧藏 退一斋藏书 纸杂文献 2013年12月22日 13:00
  2013年12月23日 9:30
  纸杂文献 2013年12月23日-24日 时间顺延
  邮品 2013年12月23日-24日 9:30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