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套价格

书法投资:小手笔也能搞收藏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价格表 > 第四套价格 > 2015-04-05 我要评论

   2013年秋拍已经全面启动,从已知的多家拍卖行中获悉重量级拍品征集似乎不容乐观,多数拍卖行与投资者往往将目光锁定在极限价位的藏品上,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天价拍品身前身后的种种故事,面对心仪的标的,藏家往往感觉囊中羞涩,唏嘘过后只能不了了之。其实处于中端甚...

   2013年秋拍已经全面启动,从已知的多家拍卖行中获悉重量级拍品征集似乎不容乐观,多数拍卖行与投资者往往将目光锁定在极限价位的藏品上,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天价拍品身前身后的种种故事,面对心仪的标的,藏家往往感觉囊中羞涩,唏嘘过后只能不了了之。其实处于中端甚至中低端层面依然存在大量的拍品具有极大的上升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说,中端藏品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聚宝盆”。
  谁说小手笔不能搞收藏?关键是选对目标,用对方法,调好心态。本刊记者与诸多资深藏家一起与您去探讨:“漏儿”要到哪里捡?如何捡?
  小试牛刀之书法部分
  假如我们将资金锁定在30~50万元,书法是个比较现实的选择。如今书画市场的乱象以什么为最?一定是“假”字当头。如何尽量避免买假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拍卖人士告诉笔者:“如果你的专业知识不够精深,一定尽量不去碰市场过热、过于成熟的名头与藏品,比如王铎、于右任、弘一、启功、林散之等人;对于有记载的代笔者也少碰,比如董其昌、吴昌硕等,特别是没有太多著录和上款的对联。你想从价位上分辨真假?假货照样不便宜。”
  自己看着眼熟的都不敢买,到底买什么?从何处入手呢?
  让我们听一下东升瑞德文化投资总监,资深经纪人张鹏的建议:“对联已经有很多人在关注,有了一定涨幅,但价位还远没达到应有的高度,特别是翰林的对联。“清代有个官职叫翰林,翰林相当于现在的中科院院士,翰林对联目前的价位很低,市场上细分的话可分为:状元三甲。真正的状元也不多,从唐代有了科举制以后到现在共有2100名,最后一个叫刘春林,是慈禧点的。刘春林的对联目前价位在18万元左右,原装原裱,干净漂亮,品相好一些的,就相对贵一些,差不多能超20万元。榜眼、探花、翰林的对联两三万就能买到不错的。但也有一些特殊的翰林是比较贵的,像潘林皋,当过江苏巡抚,傅作义老师,北京解放时写信给傅作义,和平解放北平,他作出很大贡献。另外他还是大书法家,其实很多翰林都是大书法家。民国有一种说法,画画是‘南张北溥’(张大千、溥心),写字就是‘南谭北潘’(谭延]、潘林皋)。在北方这一带潘林皋影响很大,有十几种字体。他的对联在10~12万之间。”
  “不管怎样的字,首先是间架功力。民国前的这些老人,个个都拿得出手,笔头子很过硬,价位超低,是不太合理的。如果一两百万能买到不少的好东西。买这些升值是一定的。因为毕竟存世量不会太多。能在拍场上拍的藏品基本都是小拍,我会买一些,还有在朋友圈里买。大拍根本看不上这点小钱,它没有太多的利润空间。大家对这方面东西认识还不够,假以时日,一定会有一个新高。”
  资深藏家赵庆伟也表示:“翰林的对联或信札已经时兴了将近十年,但市场一直比较稳健,随着企业家的文化层次不断提高,包括清三代影视剧的火爆,特别是很多演艺圈人士已经开始关注清代翰林、大学士的书法作品。”
  大显身手之绘画部分
  在近现代大家里,傅抱石、张大千、李可染、陆俨少、林风眠等山水画家几乎占去了半壁江山,对于雅俗共赏的花鸟画是否依然有尚未爆发的新热点呢?
  就花鸟和人物部分,笔者采访了资深书画投资专家齐建秋,他对当前可能成为热点的画家给出了全面的定位:“就近现代全国的花鸟画而言,北有于非和田世光,南有陈之佛和陆抑非。”
  “于非是北方工笔花鸟画的一面旗帜,达到艳而不俗的境界,书法继承了宋徽宗瘦金体的特色,现在应该处于二线画家的中间位置,甚至会出现几千万的价位。
  “陈之佛现在仍处于三线画家的价位上,他的画受了日本画一定的影响,但各方面都有其鲜明的特色,未来会有一定的上升空间。陆抑非目前的价位也还比较低,他的能力与陈之佛不相上下。
  “另外,作为张大千的学生,俞致贞的工笔也非常好,其水平与田世光在伯仲之间,只是在收藏时一定选择她个人独立完成的作品,而不是与刘力上合作的作品,将来的市场价格会比于非略低,可以达到三线靠前甚至是二线靠后的位置。南方还有江寒汀,原本可以取得很高的成就,可惜去世太早。
  “就人物画而言,我比较看重刘凌沧,以前有种说法叫‘南有丰子恺,北有刘凌沧’,他目前的价位还是很低的。相对于周思聪而言,卢沉与姚有多的价位也还是偏低的,他们作为承上启下的一代,培养了刘大为、史国良等一批优秀的画家。姚有多的功力很深,特别是晚年的大画画得非常好,可惜去世太早,目前姚有多一张四尺整纸的画不会超过20万。这两人虽然不太可能超过周思聪,但依然有一定上升空间。”
  对于价值洼地,资深藏家韩祥生有着自己的认识:“很多人可以进行长期投资,比如海派画家,他们的价格一直没起来,30、50万想买吴昌硕、赵之谦确实很难,但买‘四任’(任伯年、任熊、任熏、任预)还是有可能的。比如吴昌硕按当时的影响力来看,价格还太低,远没有达到应有的价位。当然,海派总体的价位都不够高,主要是画家群体基数大,作品存世量大,像吴昌硕的假画也比较多,包括赵云壑、王一亭给他的代笔很多,也影响了他的价位。“还有京派的金城和陈师曾,在当时的影响力也绝对够大,只是现在没有推手,如果有一天出现了推手,再去投资就晚了。比如四川的陈子庄,开始很便宜,在西泠搞了一个展览一下子就成天价了,当然,这还是要有实力作保障。”
  投资心态与方法:
  选定了目标仅仅是完成了第一步,也许更重要的是投资的方法与理念,韩祥生再一次为我们系统地梳理了收藏之道。
  1+1>2
  “当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时,一定要相信1+1>2,也就是‘聚合效应’。为什么一张画带个题跋就会翻数倍,很多东西弄成套价格会呈几何倍增长?比如你搞一个海派扇面系列,全部是绫本的对联,全部是海派的花卉,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再比如翰林信札可以从题材上搜集,也可以从形式或内容上搜集成系列。需要注意的是,成系列收藏要学会算总账,不要斤斤计较于一件作品的得失。总之,资金小投入,还想要作短线,如果门类很分散,跨度很大,几乎就没有挣的可能。”
  忌功利心太强
  “这是很多藏家现在的普遍心理:春拍买了秋拍就要赚钱,还必须是赚大钱。假如我是一个艺术品经济人又是一个藏家,如果有这种立竿见影的好事,为什么我自己不去买而把机会让给别人?这种几率是很小的。”
  忌盲目跟风
  “收藏一定是讲究方法的,这一点很像炒股,当一个股评家告诉你买哪支股,你去投资肯定就完蛋了。可能是相反的,是抛货的时候,因此一定要培养独立的思想。”
  慎私下交流
  “刚入行的藏家尽量不要私下交易,因为地下的东西没有任何保障,在拍卖会上可以在拍卖终端随时征求专家的意见,并且即使运气好,碰上私人祖传的真东西,往往夹带很多对藏品的情感因素,很可能价位高于拍卖会,因此尽量还是到大拍上买东西。”
  慎当终极藏家
  “现在也存在一种现象,很多人愿意当终极藏家,不愿意出手。其实,对于经济实力不雄厚,入行不深的藏友通过流通可以检验自己的眼力和对作品的判断力,特别是对市场价值的判断力,完全不流通是很难谈得上专家的,因为他没有经过市场的检验。”
  慎过理性,忌过感性
  “这是个相对的说法,也就是搞收藏不能过于理性,太理性的人往往会丧失很多机会。对买进和卖出的机会往往很犹豫,也就是比较较真的那种,偶尔出于个人喜好丧失理智去投资也正是收藏的乐趣,但前提必须是真东西,而且必须是爱不释手,也就是略高于市场流通的价格。太感性当然更不好,就是没有原则,完全看喜好看心情,往往会吃大亏。”
  市场不等于学术
  “艺术价值与学术价值不成比例的例子无处不在,比如刘海粟,在我小的时候太有名了,但现在价格一直没起来,而徐悲鸿一直就很坚挺。这里面牵涉很多问题,比如作品的存世量,有没有后人对画家的推广等。所以,归根到底,市场价值是由学术价值决定的,但短时间内产生不正常的偏差也是很普遍的。
  投资有道,捡漏儿亦有道。很显然,在各行业间不断互相挤压生存空间的今天,“捡漏儿”的定义也发生了改变,不再是依靠运气,而是追逐相对有限的价值差。依靠的是预判,预判来源于经验,经验来源于深入地研究与学习。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