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套价格

旧中堂家具受追捧 收藏呈组合化趋势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价格表 > 第四套价格 > 2015-04-05 我要评论

   市场 古旧家具迎来 新一轮上涨势头 3月21日, 在纽约佳士得2013年春季拍卖会上,一张估价为150万~200万美元的明末清初的黄花梨架几案,被众竞买人“抢”至908.375万美元成交,成为藏 界一时佳话。“...

  

市场
古旧家具迎来
新一轮上涨势头
3月21日, 在纽约佳士得2013年春季拍卖会上,一张估价为150万~200万美元的明末清初的黄花梨架几案,被众竞买人“抢”至908.375万美元成交,成为藏 界一时佳话。“近两三年来,由于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社会经济不佳,持续上涨多年的明清古旧家具显得上冲动力不足。但去年以来,明清古旧家具开始高拍价频 现,这是古旧家具新一轮快速上涨势头的信号释放。”在西关文昌路古旧家具一条街从事古旧家具经营多年的恒哥告诉记者,经历了两年平淡期,现时的古旧家具市 场显得“生机勃勃”。

在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上,一张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大翘头案以3220万元的高价成交
翻查拍卖纪录,古旧家具去年的表现相当“亮眼”:5月13日,在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上,一张黄花梨独板大 翘头案以3220万元高价拍出,而清早期紫檀三屏风攒接围子罗汉床则拍得2070万元。紧接着,在6月5日举行的北京保利2012春季拍卖会上,一对清乾 隆时期的紫檀嵌桦木龙凤扶手椅以713万元成交。秋季拍卖会上,古旧家具表现同样气势如虹,10月29日,一张清乾隆紫檀嵌掐丝珐琅西番莲纹画桌亮相中国 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成功拍出690万元;11月7日,在伦敦苏富比2012秋季拍卖会上,一对17世纪黄花梨官帽椅以84.76万英镑易主,折合人 民币为852.57万元;11月28日,在香港佳士得2012秋季拍卖会,一对清初黄花梨圈口栏杆亮格柜亮相被“抢”至2306万港元成交……
据了解,保存完整、造型独特的上佳明清古旧家具市场存量少之又少,因此,一旦有上好标的出现,必定被“抢”至高价成交。“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立四新,许 多珍贵的明清家具被无情毁掉。加之,上世纪30年代,随着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出版的第一部介绍中国古典家具的著作《明代黄花梨家具图考》发表,外国人开 始大量地搜集、收购中国明清家具,并运往海外。两大因素叠加,导致明清家具在中国的市场存量大为减少。如今,上佳的明清家具可谓一椅难求。”资深古旧家具 收藏家廖沃华这样说。
趋势
收藏呈组合化趋势 中堂受追捧
一椅尚且难 求,何况是全套家具组合呢然而,正因为有挑战才更能显示收藏的趣味。“随着人们对古旧家具的认识加深以及收藏热度加剧,古旧家具收藏正呈现出组合化趋 势,而中堂家具就是其中最追捧的古旧家具组合。”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黄大钊向记者解释,在传统家居的布局中,厅堂布局是最为讲究、最为严 格:“中堂家具作为中国传统家居中的必备,它以厅的中轴线为基准,于板壁前放长条案,条案前是一张四仙或八仙方桌,左右两边配扶手椅或太师椅,家具整体采 用成组成套的对称方式摆放,以体现出 庄重 、高贵的气派。”
“近段时间以来,市场上确实出现了不少特意为某件古旧家具寻找配套家具的‘买手’。”廖沃华对古旧家具收藏呈现组合化趋势表示认可:“于我而言,找寻配 套家具的确充满乐趣,当你为某件家具成功配对时,那种喜悦无法形容!”有三十多年古旧家具收藏、研究经验的廖沃华至今拥有三套(四件/套)完整的中堂家 具,而最让他得意的是这套清中期大红酸枝中堂组合家具:“你看,这张长2.8米、高1.4米的几字型翘头案多么有气势,它的造型如同一顶古代官帽,象征高 官厚禄。两端设计为卷书出头状,表达‘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与出人头地之意。而案脚做成圣旨牌坊,则寓意建功立业,千秋永固。”谈及自己的藏品,廖沃 华欣喜非常。据悉,有行家出价120万元请廖沃华转让这套大红酸枝中堂家具,但他不为所动。

  



明代圈椅
大红酸枝性价比高 成收藏新宠
“古旧家具收藏,玩的就是历史、材质和工艺。”廖沃华说:“事实上,不同的地方,对红木家具的材质、造型等都有不同的喜好和习惯。总体来说,黄花梨和紫 檀家具最为金贵,是宫廷专属。但,使用黄花梨、紫檀材质制作的古旧家具不仅稀少,而且价格高昂,动辄数百万元,并非一般市民所能企及。因此,我首推同属顶 级靓材质的大红酸枝,其次才是黄花梨和紫檀。以同年代的一品官用‘四出头’官帽椅(一对)为例作对比,紫檀材质的起码在400多万元,黄花梨材质的也要 300多万元,而大红酸枝的大概在100余万元左右,准入门槛相对比较低。”
“过去,在古旧家具收藏领域,是香港、台湾热过广东。随着 广东经济的腾飞,近10年来,广东已经超过香港、台湾,成为古旧家具的最重要收藏圈。特别是早期流到香港、台湾的大红酸枝家具,如今正逐渐向广东市场集 中。”华艺国际拍卖公司瓷器工艺品部总经理王力透露,近两年来,酸枝古旧家具的拍价不断走高:“2011年6月1日,在香港佳士得2011年春季拍卖会 上,一对清乾隆御制酸枝玉璧拉绳纹铜包角条桌以984.4万港元高价成交;同年9月18日,在北京翰海第73期四季拍卖会,两件清初期白酸枝圈椅成功拍得 62.72万元;去年10月,在香港敦煌首届艺术品拍卖会,一张清代酸枝雕子藤富贵画?拍得46万港元。”另悉,在红木家具市场,泰国大红酸枝的材料价如 今已经达到8万~9万元/吨,与印度小叶紫檀的材料价的距离正在不断缩小。
重谈“盛世收藏”
陈庆彰(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
对“收藏热”,使用得最广泛与频繁的一个关键词非“盛世收藏”莫属。按照“盛世收藏”一般的完整理解,即盛世之时代,收藏随之繁荣。但,究竟“盛世收藏”是否符合历史现象,或者遵循某种历史普遍规律呢答案:并非完全如此!
普遍公认的,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四次“收藏热”,分别为:一、北宋约宋徽宗前后一般时期;二、晚明时期;三、清康乾时期;四、清末民初时期。稍结 合历史便可大概清晰,四次收藏热中,除第三次清康乾时期外,另外三次出现的时间,往往不是中国历史上,甚至不是当其朝代中,社会、经济最为稳定与繁荣的年 代。反而正好是社会、经济转为衰败,甚至是最为动荡的年代。
事实上,这三次的收藏热,除了北宋徽宗个人喜好带来一次收藏的“繁荣”外, 其他两次均是由于社会动乱、民生不稳、腐败盛行、战火蔓延,从而从另一个侧面引发了这个所谓的收藏热现象。在这些特别的时代里,作为硬通货的高价值艺术收 藏品,成为下至民众、上至百官竞相储财、敛财、生财、甚至行贿的最佳品种。例如,在宋徽宗时期,由于上行下效,艺术品成为朝廷百官相互贿授以保其位的最佳 物品。据说,连金国也是采用本属宋国的大量奇珍异宝来行贿宋朝奸臣,从而分化宋朝,最终活捉宋徽宗,了结了北宋一个王朝。
而到了清末民初,收藏热更是登峰造极,并产生了一个更为独特的现象:外国侵略者大量抢掠中国艺术品,多路军阀武装,如党玉昆、孙殿英为军费所需,不惜以武力收敛、贩卖收藏品,最大买主自然还是外国人,从而造就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盗墓热。
即使在清康乾时期,社会经济繁荣是事实,但艺术收藏品作为各阶层,尤其是社会上层大量频繁利用其作为官场腐败主要手段之一,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因此,笔者认为,从过去的历史看,无论如何也不能将收藏与盛世完全联系在一起。
当代的收藏热兴起,当然与前四次不可同日而语。很明显,第五次收藏热源于中国改革开放。社会经济的高速起步,人民群众的物质与文化需求被提到一个新的高 度,收藏行为逐渐平民化、普遍化。当然,这也与媒体的催化作用密不可分。然而,这一次的收藏热,又导致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的新的一轮令人发指的盗墓热, 这对民族文化造成了无可弥补的伤害,是一个无奈的悲剧。
总的来说,盛世收藏,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与规律,而是一个在特定时代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社会经济和文化现象。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