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套价格

吴冠中:我应该学鲁迅(图)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价格表 > 第四套价格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油画《楚国兄妹》1990年     吴冠中 早报记者 张栋图       “我负丹青――吴冠中捐赠作品展”在上海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了吴老捐献给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香港美...

 

油画《楚国兄妹》1990年

 

 

吴冠中 早报记者 张栋图

 

    “我负丹青――吴冠中捐赠作品展”在上海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了吴老捐献给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馆、香港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以及新加坡美术馆五家公立美术馆的重要作品,共160件,涵盖了1950年代至今吴冠中先生的各个重要创作阶段。

 

 

作于2005年的《莎士比亚故居》(局部)为外借馆藏作品

 

    昨天,90岁高龄的吴冠中先生出现在上海美术馆新闻发布会现场,他因为偶染风寒,早晨9点才从北京的医院出发,坐飞机抵达虹桥机场便匆匆赶来现场,耄耋之年的他声音都带着嘶哑:“之所以选择上海美术馆和新加坡美术馆捐赠我的作品,是因为这里是人民最容易看见的地方,我不愿意我的作品给某些博物馆,放在库房里烂掉!”

    本次展览由江梅策划,共分两部分,除了160件吴老作品之外,另一部分由历史文献和影像专题组成,其中有年轻时的吴冠中写给老师吴大羽的6封书信,信中表达了吴冠中当时内心的挣扎困惑,还有吴冠中当年留法考试的影印试卷,1946年吴冠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公费留法名额。

    不能让坏东西流传

    吴冠中先生在现场反复强调:“我这一辈子的观点就是,画家有国界,作品无国界,送给新加坡和送给上海、北京,都一样。”对自己的作品去向,他是淡定的,早就有了交代,他嘱托儿孙辈,“房子、钱都可以分给你们,因为那些是遗产,而作品不是遗产,作品属于全世界,当然,你们可以留几张作为纪念。”

    谈到自己现在的创作,吴老依然执著认真:“我必须‘怀孕’,才能‘生孩子’,也就是必须构思很久,我才能下笔,创新太不容易了,创新十分之九不能成功,能成功的那一成,才了不起。”

    吴老的撕画行为业内皆知,吴老的火气旺盛,见不得自己画坏了的画,看见了就觉得心里难受。吴老透露,几年前,荣宝斋几位客人匆匆忙忙挑选了几张吴老的画,但是吴老自己并不满意,等第二天再赶去看,想把那几张画讨回来时,画已经裱好悬起,并标上了高价,“价格之高,我已经买不起了,买得起,我就买下毁掉。对付坏东西的唯一办法就是毁掉,不能让坏东西流传出去,遗臭万年。”

    我不该学丹青

    我应该学鲁迅

    “我负丹青”的名字也是吴老自传的书名,吴老对这个名字异常喜欢,说起原因:“我觉得自己并没有画好。绘画造型艺术本身具有局限性,平面绘画没有声音,有些感情情节表现不出来。齐白石、徐悲鸿……那么多的画家,抵不上一个鲁迅的功能,少一个鲁迅中国的脊梁骨会软很多,少一个画家不会。”

    “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鲁迅,这是我一辈子的心态,越到晚年越觉得绘画技术并不重要,内涵最重要。诗才是最高的艺术境界。”

    提到最近业界热烈讨论的苏敏罗253万元买入吴老假画的事件,吴老当时愤而在假画上书写“此画非我作,系假画”。但是,官司一审却以苏敏罗败诉告终,吴老谈起此事,依然有些难掩的愤怒,称之为“荒唐的假画,荒唐的官司”,“三鹿奶粉造假,嫌疑人要判刑;拍卖行卖假,难道什么责任都不承担吗?用免责条例,用行规来挡就可以了吗?难道不卖假的国法管不了可以卖假的行规吗?”

    所有的作品都是吴老的“女儿”,“女儿”已经嫁得差不多了,吴老却还保持着年轻时的刚烈正直与说真话的勇气,“只要人民有权利说的,我一定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