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币

纽约当代艺术市场力捧抽象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金银币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日前在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上成交额达到了惊人的8.5亿美元,同时也成为了佳士得史上最贵的拍卖。同期举行的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拍卖虽然以3.44亿美元收官,相比过往最高拍卖额4.2亿美元略显羞涩,但依然出现了许多高价。种种...

 日前在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纽约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夜间拍卖会”上成交额达到了惊人的8.5亿美元,同时也成为了佳士得史上最贵的拍卖。同期举行的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拍卖虽然以3.44亿美元收官,相比过往最高拍卖额4.2亿美元略显羞涩,但依然出现了许多高价。种种迹象表明,当代艺术的发力,正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复苏的重要信号。  抽象艺术成目前市场高价主流  早在拍卖之前,纽约佳士得推出的安迪?沃霍尔的两幅巨星肖像作品――《猫王三重影》和《马龙四重影》便受到了市场的关注。从最终的成交情况来看,两幅作品的成交价分别为8192.5万美元和6960.5万美元,仅两件拍品的总成交额就高达1.5153亿美元。  在佳士得拍场上,成交居前的拍品还包括塞?托姆布雷的1970年作品《无题》,以6960.5万美元成交;弗朗西斯?培根的1960年作品《坐像》(SEATED FIGURE)以4496.5万美元成交;格哈德?里希特的1987年作品《ABSTRAKTES BILD(648-3)》以3152.5万美元成交;杰夫?昆斯作品《Balloon Monkey(Orange)》以2592.5万美元成交。  这些高成交的拍品,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都曾长时间地“消失”在公众视野中,但是在“消失”之前曾经有过清晰的源流。拍卖沃霍尔这两幅画的是德国北威州州立银行下属的一家娱乐赌场公司。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这两件作品便一直挂于该集团位于亚琛市的博彩俱乐部墙壁之上。几十年来,无数艺术买家及拍卖行都在关注其流向,此次出现在纽约佳士得的拍卖会上,自然引发了藏家的激烈追捧。  赛?托姆布雷《无题》估价3500万-5500万美元,最终以6960.5万美元成交,创造了画家作品新的拍卖纪录。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部分托姆布雷六十年代末的作品价格只是徘徊在5万美元左右。即使在90年代末,也一直没超过10万美元。2001年,他获得了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这成为了其作品上涨的一个“导火索”:2010年,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他的一件创作于1967年名为无题的作品最终成交价达到了1350万美元,此次的6960.5万美元,则一下子将其拍卖纪录大幅提升。从2001年至今,包括朗伯收藏博物馆、斯德哥尔摩当代艺术博物馆、德国斯图加特国家美术馆、利物浦泰特美术馆都为其举行过展览,这也从学术上系统梳理了他的作品,并被奉为继波洛克之后最伟大的当代艺术家,他最广为人知的涂鸦抽象作品打破了素描和油画之间的界限。  或许是由于纽约佳士得此次当代艺术拍卖的阵容实在太强大了,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许多名家的作品纷纷出现了流拍。像杰夫?昆斯的一件重要雕塑作品《黄色月亮》仅升到115万美元的高度就止住了,最后拍卖失败。就连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也出现流拍的情况。  在拍出高价的作品中,虽然超过千万的并不少见,但许多还是在估价之内,马克?罗斯科作品《21号:红、棕、黑、橙》,虽然最终以4500万美元成交,但事先市场预计的成交价超过了5000万美元。罗伯特?雷曼全白的冷抽象绘画作品《无题》事先被估价2000万美元,最后的成交价只有1500万美元,但是这件还是打破了艺术家之前96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无题》在1988年的苏富比纽约拍卖为55万美元。这件大小为4平方英尺的作品是艺术家开始从事绘画后六年创作的。据业内人士透露,作品可能由纽约艺术经销商多米尼克?莱维拿下。纽约苏富比全场拍卖的第二高价是贾斯培?琼斯在1983年创作的《美国国旗》。该作品是一位买家直接从艺术家工作室买走的,并一直在他的手中。作品估价1500万至2000万美元,在六分钟的竞拍中共有六人竞投,最终成交价为3600万美元。  综合分析纽约当代艺术拍卖市场,藏家对于两家拍卖行的拍品经过了十分详尽的分析,特别是对于同一画家在不同拍卖行之间的作品优劣更是了如指掌。藏家对于拍品的选择更加挑剔,宁愿花更高的价钱购买顶级艺术品,也不愿意将就地花在略次的拍品上。这其实也是从一个侧面显示出,目前当代艺术市场在复苏的道路上还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在市场资金还比较有限的情况下。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何去何从  虽然王中军在今年纽约市场上,为中国买家“争了光”,但购买的毕竟还是印象派的画作,主导当代艺术的还是西方藏家。特别可以看到,许多拍出天价的艺术品还是以普通藏家很难理解的抽象画作为主,这实际上也造成了中国藏家难以介入,面对着几近涂鸦的作品,如何来判断其真实价值,这是让许多中国藏家迷惑的。  事实上,西方藏家对于抽象画作的追捧,是遵循着一定美术史的发展轨迹,并由此形成了一定的投资标准,就像2006年以1.4亿美元创下当代绘画作品拍卖纪录的杰克逊?波洛克作品《No.5,1948》来说,理论界纷纷将其作品视为美术史上的“一个新开端”。今年纽约苏富比拍出高价的罗伯特?雷曼《无题》,则是被认为是极简主义艺术的代表之作。  从纽约的市场来看,学术价值依然是主导藏家投资方向的重要参考,这是值得国内藏家所学习的,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当代艺术形式,仅仅凭耳朵是难以找到正确方向的,只有对于艺术史有了充分的了解,拥有了一双辨别优劣的眼睛之后,才有可能真正寻找到被市场公认的精品。  艺术数据分析机构Artprice近日公布其最新一期年度报告的相关数据所显示,中国当代艺术占据了全球当代艺术市场份额的40%,而美国当代艺术的份额却只有38%。但应该看到的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份额更多的还是靠量取胜,真正能够拍出亿元天价的是凤毛麟角,但是在美国市场上,仅仅一季的拍卖就可以看到许多超过亿元人民币的拍品。支撑美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固然有资本的因素,但更多是基于藏家对于学术价值的判断,是发现拍品价值的重要渠道,从这个角度来说,淘金中国的当代艺术还有很长的路走。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