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钱币

古代书画09秋拍进入亿元时代 行情将至2010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其它收藏 > 古钱币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以1.69亿的成交价,创下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纪录。      齐白石的花鸟草虫册页《可惜无声》以9520万成交价创下中国近现代书画拍...

   
  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以1.69亿的成交价,创下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纪录。 
   
  齐白石的花鸟草虫册页《可惜无声》以9520万成交价创下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纪录。 
   
  北宋文学家曾巩书法作品《局事帖》以1.09亿元成交,创下中国书法成交纪录。 
   
  在艺术品市场中,徐悲鸿的作品是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中的领头羊。《嵩岳遐龄》作于1926年暮春,是徐悲鸿较早时期的松鹤题材的经典作品,寓意吉祥高洁,且流传数量较少。此作原为朵云轩旧藏。
2009年艺术品秋拍市场,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贵”,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疯狂”。在以往的内地艺术品拍卖会上,如果能拍出千万元的成交价就算是“天价”了。不过在今年的秋季拍卖会上,众多拍品纷纷轻易地突破了这一极限。据初步统计,在今年的秋拍市场上,成交价上千万元的拍卖品已超过了50件。其中10月19日结束的中贸圣佳秋拍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拍品有5件,11月11日结束的北京翰海秋拍有12件拍品成交价超过千万元。与此同时,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在今年秋拍上也共有35件拍品成交价逾千万元,而且这些拍品涵盖了书画、瓷杂与油画三大板块。来自北京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中国艺术品市场第三季度表现明显优于全球,中国书画行情率先转暖,高价迭出,由此拉动中国艺术品市场在下半年由“暖”转“热”。 
  古代书画带动行情 
    在此轮秋拍中,最大的亮点就是那些成交价超过亿元大关的作品。此前,关于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中一直罕有单件作品成交价格超亿元的现象,收藏界与评论界人士一直“耿耿于怀”,仿佛所有价值过亿元的艺术品都来自“海外军团”,现在,强劲的市场走向已经说明,这已经是“过去时”。早在10月中旬,在中贸圣佳秋拍中,一件乾隆时期宫廷画家徐扬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手卷以1.34亿元成交之后,在接下来的各大公司的秋拍中,“过亿”便成了今年秋拍市场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其中中国嘉德秋拍中的朱熹、张景修等的《宋诸名贤题徐常侍篆书之迹》,经过激烈竞价,最终以1.008亿元成交。而在北京保利的秋拍中,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以1.69亿的成交价,创下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纪录,而另一件尺幅只有一平方尺的北宋文学家曾巩书法作品《局事帖》经过数轮争夺,也被一买家以1.09亿元拿下,这一成交价创下中国书法成交纪录。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秋拍多件拍品成交价突破亿元,预示着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已进入亿元时代,尤其是这些成交价过亿元的拍品都集中在古代书画板块,这也表明,在未来几年,中国书画价格会在古代书画价格的带动下,走向一个更高的台阶,而中国的艺术大师的作品价格,会与国际上的艺术大师的作品价格平起平坐。 
  其他板块全面开花 
    由于古代书画作品的走高,也有力带动了近现代书画作品,甚至是瓷器杂项部分的持续走高,也有许多专项纪录也在此次秋拍季中诞生。在保利秋拍中,齐白石的花鸟草虫册页《可惜无声》以9520万成交价创下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纪录,在翰海秋拍中,一件清乾隆青花海水红彩龙纹如意耳葫芦瓶以8344万元成交,创国内瓷器拍卖最高纪录。当前的艺术品市场火热状况,还可以从这些拍卖公司的总成交额中反映出来,其中保利和嘉德分别以15.79亿元和15.32亿元高居榜首,北京翰海和中贸圣佳也分别拍出了10.56亿元和7.75亿元的成交总额,这些数字相比于去年的秋拍,都有数倍的涨幅,可见当前市场的火热。 
  期待2010年更大行情 
    其实,一直关注内地艺术品市场行情的业内人士都清楚,自2003年春拍之后,中国艺术品市场价格率先出现暴涨,并启动了中国艺术品市场前一波的“大行情”。此次行情由中国书画部分发动,但是由于前期价格上涨过于迅速,在2006年也进入了一个平稳的调整周期,随后由当代艺术引发的“天价军团”又迅速打破了这种平衡,但最终随着国际金融形势的转冷致使海外资金“不接盘”,导致“泡沫论”质疑,以至于导致海内外许多对中国艺术品抱有浓厚兴趣的买家不敢盲目出手,就这样度过了艺术品市场很平淡的2008年。从今年春拍开始,以上海“法人股大王”刘益谦为代表的国内的重量级买家开始发力,从古代作品开始下手,成交纪录频频现身拍场,平静了两三年的书画作品市场一触即发。 
    对于未来的市场,大家预测,2010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仍会以中国书画行情为主线,一定还会有新的纪录诞生,也一定能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行情全面展开的一年。因为随着艺术品投资概念的深入人心,无论是“炒房团”还是“炒股团”,抑或“山西煤老板”,经过几年来的“练手”,现在出手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狠”,正是这些坐在拍卖会里的“举牌者”,用他们在其他行业里的精明与历练,重估了我们的艺术价值。“在资本市场赚得多,我就在艺术品市场买得多。赚得少,就买得少。”这是大收藏家刘益谦的名言,也是许多大玩家的心里话。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