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币收藏

新生代画家成艺术市场新兴力量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其它收藏 > 硬币收藏 > 2015-04-05 我要评论

  刚刚过去的2014秋拍是70后、80后画家的秋拍。   去年11月30日,北京保利2014年秋拍开创性地将70后作品带入夜场, 现场的买家气氛不亚于以往的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当晚的拍卖中,43件拍品,总成交额达1481.77万元,成交率100%,成功斩获专场...

  刚刚过去的2014秋拍是70后、80后画家的秋拍。

  去年11月30日,北京保利2014年秋拍开创性地将70后作品带入夜场, 现场的买家气氛不亚于以往的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当晚的拍卖中,43件拍品,总成交额达1481.77万元,成交率100%,成功斩获专场“白手套”。 其中,仇晓飞《大摩天轮》以143.75万元的成交价拔得头筹,段建宇《姐姐系列No.2》和刘睃《无题》经过买家的多轮角逐,均以高出估价的理想价格成 交。

  12月2日,北京匡时2014秋拍现当代艺术专场,诞生了多位年轻艺术家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陈可、欧阳春分别凭借《植树》212.75万元的成交额和《捕鲸船(二)》161万元的成交额,分别创造了他们个人作品新的拍卖纪录。80后郝量2009年创作的《科学的世界》以230万元的超估价在匡时成交,创造他个人拍卖纪录的《云记》则以560万元在上海佳士得落槌。王光乐、仇晓飞、段建宇的作品同样以高价成交。

  江山代有才人出,70后80后之新生代画家的时代正在开启。

  是“补位”还是“上位”

  与新生代画家闪亮登场相对应的是写实油画和当代F4的淡出。

  作为前几年国内绘画板块的中流砥柱,写实油画在秋拍季已感受到冬天的阵阵寒意。多家大拍卖行做足功课,还是有多件千万级焦点拍品流标,就连靳尚谊1956年创作的《和平的讲坛上》和杨飞云1991年创作的《那时我们》这样的重要作品也不例外。王沂东、陈衍宁、陈逸飞、冷军、李贵君等写实大家的作品不是低估价成交,就是遭遇流拍。

  而在当代艺术板块,匡时拍卖场上除了沈晓彤1992年创作的《红红的那些人》成交价相对理想,王劲松、叶永青、戴光郁、石磊等艺术家的作品均遭遇流标。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王广义,被封为当代艺术界的F4,曾经多年叱咤风云,如今辉煌难再,很难再爬上千万级别的高度。在内地秋拍上,张晓刚、岳敏君皆无作品上拍,王广义有两件出现在匡时的“现当代艺术”专场,一件流标,另一件在估价范围内成交。F4已然淡出市场。

  对于这种市场选择,藏家李苏桥认为,过去十年,50后、60后艺术家的代表作价格已经达到一定高度,超出普通藏家的接受能力,而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正好起到补位的作用。

  新生代的崛起,不仅是“补位”,还是“上位”。这场北京保利首次以青年艺术家为主导的“新绘画”艺术夜场,是从“目光所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中国新 绘画”的展览中延续而来。该展览策展人朱彤认为,这个群体里的艺术家将会代表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当晚的拍卖结果仅仅是一个开始,在未来的3至5年,将会 掀起更大波澜,青年艺术家将会受到市场更多的关注。

  有别于价格高企的60后明星艺术家和仍处于鱼龙混杂原始股阶段的80后板块,夹在中间的70后艺术家群体已得到市场认可,成交价格与张晓刚们相比,虽不能望其项背,但已逾百万。

  以70后为主的新生代艺术家大多都有扎实的学院功底,但却普遍拥有极强的个性以及对于学院体制、主流趣味的叛逆。在创作中,他们通常采取微观的、日常性的视角来表达个人的现实体验。70后既区别于60后艺术家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也有别于80后艺术家对于娱乐卡通和消费主义的认同,这一代人体会到的更多的是价值混乱和精神缺失,他们是矛盾的一代,也是过渡的一代,因此形成了70后独特的绘画风格。目前市场上推崇的如尹朝阳、韦嘉、贾蔼力等艺术家,正受到市场主流力量越来越多的关注,成为被寄予厚望的一代。

  近年来,新生代画家的作品日渐成为艺术市场中的新兴力量。2014保利香港春拍中,80后郝量2010年创作的《幽暗》以195.5万港元成交,此作2011年在天成国际以17.7万港元成交,不足三年,涨幅达十倍。在中国嘉德2014春拍中,徐华翎的《之间》加进一些空间元素,在呈现方式上与传统的工笔画拉开距离,以120.7万成交。这些后起之秀将凭借极富个性的艺术表达与充满期待的市场成长空间,给拍场带来更多的活力。

  “新”藏家的选择

  新生代画作的价值首先被香港拍卖市场发掘出来。2014年10月,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中,首度进场的三位70后艺术家一鸣冲天。贾蔼力的《疯景1号》拍出1180万港元,在刷新其个人纪录的同时,也令其领先于其他70后艺术家跻身千万俱乐部。创纪录的还有王光乐的《水磨石2004.1.1-2004.2.5》,拍出了544万港元,而刘睃的《紫气系列h2》则拍出340万港元。

  过去两年,60后艺术家作品呈现急速“见底”趋势,80后艺术家年轻的卡通风格作品价格忽高忽低极不稳定,而70后艺术家板块却始终在成长,无论是交易金额还是交易数量都在不断增加。泡沫较少的70后艺术家作品自然受到追捧。

  如今的拍场上,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成为一道新风景。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尚勇说,虽然他在艺术品市场浸润多年,但现在拍场上的买家有六七成都是新面 孔,大量的70后80后开始走进拍场,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主要购买力。对这些新藏家而言,同龄同时代艺术家的作品更容易理解,欣赏品位也更接近。与60后及 更早时期的成熟艺术家相比,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相对较低,年轻藏家觉得投资风险小。

  观察者说,艺术品交易市场究竟需要怎样的作品,已经不再是那些终极藏家私下商量之后就能产生结果,更多新加入的年轻购买群体正在用货币选票与大藏家们争夺市场话语权。

  艺术品市场迎来了新生代画家和“新”藏家,这些“新”藏家的参与热度能否持久?策展人朱彤认为关注年轻艺术家的藏家有三类:一类是专业的资深藏家,他们每年会有几百万资金投入到艺术品收藏上,他们对艺术品有非常专业的判断,对年轻艺术家未来的价值判断是他们购买作品的一方面原因;另一类是年轻的藏家,这个群体近些年来正在不断地成长,对他们来说,选择现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会更加靠近个人的理解,会从中产生共鸣;还有一类是投资机构和基金,完全从投资角度进行购买。

  新的市场意味着新的希望和风险。业内人士认为:年轻艺术家的上位可以让藏家的视野变得更加宽泛,但像这样的快速增长未必是一件好事。年轻艺术家和“新”藏家的组合能走多远,还需要时间来考验。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