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币收藏

民国耳粘上了道光身 "民间文物修复"众生相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其它收藏 > 硬币收藏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提要     民间文物收复热的背后,有许多故事令人啼笑皆非。很多藏友为了心爱的宝物,费尽心机,却画虎成犬;更有一些人自作聪明,却演了一场关公战秦琼的笑话。请看省文物总店的专业人士讲述的文物修复中的趣闻。   ...

提要

    民间文物收复热的背后,有许多故事令人啼笑皆非。很多藏友为了心爱的宝物,费尽心机,却画虎成犬;更有一些人自作聪明,却演了一场关公战秦琼的笑话。请看省文物总店的专业人士讲述的文物修复中的趣闻。

    当时弃如敝屣不久千里买回

    伤心人不识自家物

    朋友小何,IT从业人士,酷爱古玩,特别对文房用具、碗盘等瓷杂小件情有独钟。一日失手将一同治彩群仙献寿盘打碎,痛心不已,找到省文物总店李奇喝酒并将盘的“尸首”全部赠给李奇。小何说,不管是否能修复都不愿再看到它,因为一看到它容易勾起痛苦的回忆。

    闲暇之余,李奇花大气力修复好了它,效果不错,放在家里感觉很好。一天,李奇有个朋友从北京来,此君在北京古玩城开店,一到李奇家,就看中了此盘,非要买走。李奇反复向他说此物为朋友遗弃之残器,不便收钱,最终,拗不过朋友,只好赠送。

    不料几个月后,小何大包小包地走进了李奇的家门。小何说他从北京出差回来刚下火车就过来了,并兴奋地告诉李奇,在北京古玩城买到一件与他以前打碎的同治彩盘一模一样的盘子,绝对和自己原来的那一只是一对。他觉得自己与同治彩有缘分,上苍知道他损失了一件,就给他一次补偿的机会,今后一定要致力于同治彩的收藏。

    李奇拿起盘子一看,分明就是自己赠送给北京朋友的那只,也就是小何自己的那只。原来,经过修复后,小何已经不认识自己的东西了。

    后来,小何提出想看他原来的那只盘子,李奇只好说不好修复,不知道放哪里去了,不敢告诉他实情。不过,从此之后,小何开始热衷收藏同治彩器物,并最终成为此品种的大户,收藏精品颇多。

    泥瓦匠干“细活”

    一只瓶修成了一只罐

    章总从事房地产销售,有余钱喜欢投资点古董。两年前,他在地摊上捡了个青花天球瓶,口沿有点磕碰,摆在家里左看右看都不舒服,总想着把这些磕碰处理一下。找谁能处理呢?

    突然,他想起了在路边等活干的泥瓦匠手里的瓷砖切割机。他马上上街找到了一名看上去很机灵的泥瓦匠,要他把口沿上的磕碰磨平,100元。泥瓦匠不敢动手,因为他从未干过这种活。章总自认为这活很简单,就运用他搞销售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泥瓦匠。泥瓦匠一切下去,磕碰没了,可口沿看上去一边高一边低,于是章总又鼓励他继续切平,可怎么也切不平,结果在章总亲自指挥下,一只瓶变成了一只罐。

    修不好配一个

    高手竟是大忽悠

    古玩市场上开店的于文,有一个快人快语的老婆。一日文物修复专家李奇到其店办事,于文把李奇介绍给他老婆,说是搞瓷器修复的行家。他老婆一脸不在乎,说对面开店的小许才是真正的专家。

    据了解,十年前小许确实做过一段时间修复,生意火了一阵后,不知怎么就不做了。于文老婆介绍说,十年前他们家盐罐子的盖子摔破了,便找小许修复,小许二话没说收下了,一天后,小许就送还了盖子,那真是修得好,一点破绽都没有,还没收钱。

    后来她逢人就说小许的手艺好,小许的修复生意都是她说好的。现在十年过去了,那个罐盖子还在用,又没变色又不起皮。

    李奇心里一惊,还有这样的高人存在!后经于文介绍,李奇和小许认识了,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可每次谈到修复,小许都闪烁其词。

    直到有次三两酒进肚,小许才说了真话,当初他偷学了一点修复手艺,就在市场打起了招牌,于文他老婆居然拿个盐罐盖子让他修,这分明是想试试他手艺嘛。

    小许收下了盖子后发现以自己的水平实在难以修好,便灵机一动到市场上花5毛钱给她买了一个新的,还给了她。没想到,从哪以后,她介绍了不少人找小许修东西,最后,搞得小许完全应付不过来,只能洗手不干了,真是“没有那金刚钻,不揽那瓷器活。”

    关公也能战秦琼

    民国耳粘上了道光身

    藏友老周买了只道光双耳瓶,可双耳失却了,留下两个耳桩。一日逛地摊,发现一对耳饰的断面能和他那只瓶的耳桩完全吻合,便买回家自己用胶粘了起来,果然效果不错。一日,文物修复专家老李到他家拜访,他将此瓶拿给专家看,专家一看,这耳饰明明是民国生产的,怎么就粘到了道光时期的器物上呢?

    一问之下,老周说了实话:说耳饰是他后来粘的。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因为了有了文物修复这一行当,文物市场上不少东西都是半真半假,上演了诸多“关公也能战秦琼”的笑话。

    痴人牵挂心爱宝物

    癌症患者多活了一年

    朋友老方一天找到修复专家张德斌,说他的一个痴迷老窑瓷器的朋友有一只碎成55片的宋代登封窑珍珠地梅瓶想找他修,张德斌当即表示无能为力,可老方执意要他收下,张德斌问为什么?老方说这位朋友以身患晚期癌症,医生说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张德斌若能收下,他就能有个念想,对他的治疗有好处。

    于是张德斌只好收下了,一年过后,这枝梅瓶已基本修复成型,但老方的那个朋友却出世了,他没有能够看到他心爱之物修复成功。

    几天后,老方带着那位朋友的夫人找到张德斌拿回了梅瓶,张德斌对她表示了歉意。可她却说,她丈夫一直惦记着这个梅瓶,天天鼓励自己能看到它修复成功的那天,这个信念使他多活了一年,她因此非常感谢张德斌。

    一束菊花露出破绽

    茶壶摇身变笔筒

    在瓷器制作的物件中,诸如笔筒、笔架、印泥盒等文房用具的价值要远远大于同年份的生活用品。在武汉某事业单位工作的杜科长深知这个道理,疯狂地收罗文房小件。

    一次出差归来,杜科长收获不小,只花5000元就买到了浅绛彩瓷绘名家俞子明绘制的陶渊明爱菊笔筒,要知道这类东西行价最少也得8000多元。

    兴奋之余,杜科长将哥们都邀来吃午饭,包括省文物总店经营部的卢东桥主任。未吃饭之前,杜科长就拿出宝贝给大家欣赏,“俞子明之珍品也”,他赞美道。

    卢东桥拿过笔筒,确实是俞子明的真迹,画对字也对。突然,他发现其中的一束菊花怎么出奇的大。再看看笔筒内壁与之对应的位置有上色的痕迹。一旦发现一处破绽,其他的破绽就很容易发现,接下来卢东桥又发现口沿被人磨过,外壁还有两处上过色,与那朵菊花在笔筒的一条直径上。

    这下,他彻底明白了,此笔筒乃瓷器修复高手用破损茶壶改制的,大菊花为壶流的出口,同一直径上上色的两处为壶柄的根部,壶顶被切除。看来是动了大手术。

    等其他朋友各自散去后,卢东桥才对杜科长道出了实情,杜科长很是震惊,拿出强光电筒,从里向外一照,大菊花下分明是6个小洞,是壶流滤茶叶的出口。

    博士当起修复工

    美容不成反毁容

    搞化学的秦博士非常喜欢雍正粉彩器物。雍正年间为粉彩工艺初创时期,俗话说刚出炉的烧饼分量足,雍正粉彩粉底厚,颜色鲜艳,玻璃质感强。

    秦博士谈起雍正粉彩兴奋不已。可不久前,他来到省文物总店修复部谈起自己的藏品却唉声叹气起来,并向修复部小余讲述了他的痛苦经历。

    原来秦博士在香港路文物市场地摊上捡了个雍正粉彩花鸟小琵琶尊,什么都好就是鸟头处粘了点水锈,估计是早些年出土的。

    秦博士心想,我搞化学搞了20年,处理这点毛病简直就是小儿科。水锈一般都是碱性物质,用酸一中和,不就可以除水锈了。

    于是秦博士开始了他的修复工作,他怕强酸威力太大,造成别的损伤,就用弱酸。将盐酸用蒸馏水稀释,将瓶浸入盐酸水中。第二天一看,秦博士傻眼了,整个粉彩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白色的斑块。秦博士拿出小瓶给小余看,问他能恢复吗?小余绝望地摇摇头,这瓶已彻底毁容了。秦博士虽然精通化学却不懂粉彩的工艺,粉彩的颜料中含有铅粉,铅遇酸是会被氧化的,粉彩自然就消失了。

    懂化学不懂瓷器工艺学的秦博士本想为自己的宝贝美容,却不料毁了容。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