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套人民币

永宣铜佛:欧美藏家出货国内买家接盘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第三套人民币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永宣铜佛: 欧美藏家纷纷出货 国内买家踊跃接盘   萧蔷   10月8日,一尊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在香港苏富比拍出天价,将佛像拍卖热推向新的高潮。这尊海外回流的艺术品以2.3644亿港币成交,由内地买家郑华星竞得。业内为之一振,欧美藏...

永宣铜佛: 欧美藏家纷纷出货 国内买家踊跃接盘
  萧蔷
  10月8日,一尊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在香港苏富比拍出天价,将佛像拍卖热推向新的高潮。这尊海外回流的艺术品以2.3644亿港币成交,由内地买家郑华星竞得。业内为之一振,欧美藏家纷纷出货,国内买家踊跃接盘,永宣佛像是否已到出手买进时刻?
  国内买家独爱永宣
  佛教造像作为一种雕塑艺术,素有高古佛像和明清佛像之分。依据各个朝代信奉的佛教门派之分,高古佛像指明清以前朝代的佛像,称汉传佛像,留存下来的以石佛居多;明清佛像则称藏传佛像,存世的以鎏金铜佛卖价最高。
  近年来,明清金铜佛像在香港和内地拍卖市场屡创天价。2004年秋,一尊15世纪大威德明王鎏金铜像在香港佳士得拍出1800万港币;2005年北京翰海秋拍,一件明铜药师佛坐像以1100万元人民币成交,创下内地拍卖市场佛像成交最高价;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一尊明永乐鎏金释迦牟尼坐像又以1.166亿港元的天价拍出,一对明宣德鎏金铜金刚舞菩萨立像则以5355.12万港元成交;2007年匡时春拍,一件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像以2750万元成交;2009年北京翰海春拍,一件明代铜鎏金青龙护法神立像以2576万元成交;2010年,一件清康熙大成就者嘎巴拉铜像在北京翰海秋拍以1792万元成交。今年苏富比香港秋拍,明永乐鎏金铜佛终于突破2亿港元。
  在国内佛像拍卖市场,金铜佛像作为藏传佛像,占到九成以上的交易量。明清金铜佛像又分为宫廷造像与西藏民间造像,其中明代永乐和宣德年间的宫廷造像“永宣佛像”尤为目前国内藏家和投资人看好。
  明清宫廷造像之所以受青睐,其原因一是沾有“皇家”血统。国内拍场上,凡与宫廷有关的古董价格都很高;二是明清两个时代与今较近,审美趣味相通,存世量相对较多,可供选择的余地较大。
  明清两代佛像中明清的宫廷造像也称“北京造像”。明代宫廷造像铸造集中于永乐、宣德两朝,当时宫廷专属的造像机构称“佛作”,归“御用监”管理,主要制作藏式佛像以馈赠蒙藏地方的官员僧众。据业内资深学者黄春和介绍,永宣两朝造像主要特征是造像躯体浑厚,造型敦实,体态优美大方,面相宽平,双目平直,衣纹都采取内地传统的写实手法,有较强质感。佛像头饰螺发,身着袒右肩袈裟,菩萨戴发冠和梳发髻,上身饰网状的璎珞,下身着长裙。工艺上采取内地传统的失蜡法铸造,胎体厚重,表面镀金处理,金质纯厚,亮丽悦目。莲座处都有封藏,固定座底封盖为剁口法。造像上分刻“大明永乐年施”和“大明宣德年施”铭款,一般在莲花座台面正前方,都是从左至右的顺读形式。造像一般用黄铜铸造,后世仿品多用红铜,永乐造像藏式风格较多,宣德造像中原艺术因素较多,永乐造像一般比宣德造像精细,永乐造像的价格大都比宣德造像要高。
  海内外市场“热像”不同
  对于国内藏家专注明清藏传鎏金佛像的现象,专家指出,对早期汉传佛像艺术价值认识不足,是导致明清佛像火热而早期汉传佛像乏人问津的根源。海外市场则不同,很多西方的佛像藏家更看重的是佛像本身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外表靓丽与否则在其次。由于拍卖市场审美品位的差异,中外佛像拍卖市场“热像”迥异。
  近年来,也称汉传佛像的高古佛像,如北魏、北齐、隋、唐时期的石雕佛像,曾经主导欧美拍卖市场。这些高古佛像历经千年以上的风雨侵蚀和兵荒马乱,尤其是北魏、北周和唐武宗会昌年间出现的三次灭佛运动,存世稀少,其中精品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大量盗运海外。在海外拍卖市场上,一件以71.2万美元成交的石灰岩佛头,体量硕大,高50.2厘米,背光半残,是罕见的唐朝石造像,相传是河南龙门石窟遗失佛头;另一件高53.4厘米的北魏石灰岩壁击鼓飞天残片,以105.92万美元成交,有专家认为此件飞天石像也与龙门石窟的造像风格相似。
  对比国内外两个市场,国内专家并不讳言:海外佛像市场比内地成熟,相比很多国内买家偏重投资的价值取向,国外藏家青睐佛像本身的绘画艺术和雕塑艺术,更注重佛像深远的宗教精神内涵。
  永宣铜佛已被推向亿元高位,这种热度能否延续,众说纷纭。但有一个现象客观存在:现今欧美藏家正在大量送拍永宣铜佛,争相出货,内地买家则在踊跃接盘。
  对此,北京翰海佛教艺术部主管一西平措认为,当年的老藏家现已年迈,有的可能已去世,他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收藏时,佛像的价位非常低,现在可能上涨了几十倍上百倍,而他们的后代却未必喜欢这些东西,价位合适,他们自然愿意拿出来拍卖。
  此次鎏金铜佛的明星买家郑华星也表示,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不少欧洲大家族受到冲击,他们不得已变卖祖宗藏品以应对;另外古董商和投资者看到中国艺术品市场勃兴,对佛像艺术品的需求量加大,当然会陆续出货。
  截至目前,鎏金铜佛的两个拍卖天价都是内地买家创造的,而其竞拍的动因都很耐人寻味。
  厦门的蔡铭超在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时以1.166亿港元拍得明永乐鎏金释迦牟尼坐像。他说:“对于这尊佛像本身来说这个价格不算高。大英博物馆藏的甚至还要略小一点,就价格来说它没有任何参考系数,不需谈高或低。它是金身佛像,里面藏有20多卷经文,而且从来没有打开过,除了历史、艺术价值外,还代表着一种虔诚的信仰,信仰无价。”当时他表示打算建个庙宇把佛像供起来,不想拿去炒卖。
  如今郑华星破了蔡铭超的纪录。谈到铜佛的价值,他认为与他之前收藏的上百尊佛像相比,单从美学角度分析, 他得到的这尊佛像确实不见得更高超,“请这尊佛像,我一开始就做好打算,不是收藏也不是投资,而是供养,希望唤起的是人们对大善大美的追求。我想,如果收藏佛像纯粹为了逐利,那是非常不可取的,因为一方面,并非每一尊佛造像都具有那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内涵;另一方面,传世的佛像艺术品数量确实不多,非常考验眼力,决不可贸然冲动进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