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套人民币

中国当代艺术走向理性调整期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第四套人民币 > 2015-04-05 我要评论

  岳敏君作品《海陆空三军》拍出了458万港元     曾梵志的《面具系列:男人和花》     张晓刚作品《无题》拍出了480万港元     陈箴作品   从2008年末到2009年初...

 

岳敏君作品《海陆空三军》拍出了458万港元

 

 

曾梵志的《面具系列:男人和花》

 

 

张晓刚作品《无题》拍出了480万港元

 

 

陈箴作品

  从2008年末到2009年初,是一段短暂的时光,但对当代艺术拍卖行和收藏家们来说,却像一辈子那么长。如果说,2008年春拍中的中国当代艺术表现坚挺,那么,接下来的行情简直如云霄飞车一样刺激,2008秋拍时流拍率竟高达50%,而在近日陆续登场的2009春拍中,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拍卖价格陆续涌现去年的“零头”,更令拍卖行和藏家们心惊胆战。今年新公布的“2009胡润艺术榜”中,前50名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的成交额比去年下降了25%。

  ◎ 2009春拍价格“零头”屡屡出现

  从今年2月开始,世界各大拍卖行纷纷拉开春拍大幕: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于2月5日落槌,纽约苏富比于3月17日开拍,纽约佳士得3月18日紧随其后,香港苏富比也于4月9日开拍……这些拍卖行均拿出了足以引起市场“惊艳”的艺术精品。尽管如此,从目前已举行完的几场拍卖会来看,中国当代艺术品的风光与两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伦敦苏富比2月5日举行的当代艺术夜场中,中国艺术家曾梵志创作于1998年的面具系列作品《无题》,以60.1万英镑成交,成为当晚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价。而在去年同期,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作品曾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得7536万港元的天价,今年“缩水”九成无疑。而在4月9日香港苏富比春拍的“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上,张晓刚的作品“失忆与记忆系列”之《无题》,拍出了480万港元,与去年同期拍卖的张晓刚《血缘:大家庭3号》落槌价4740万港元相比,可以说只是个零头。虽然两幅画的尺寸和时代不一样,但两者差价的巨大依然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今年初,苏富比、佳士得和菲利普?德普利三大拍卖行春拍夜场总估价3840万英镑,仅为去年同期的23%。其中近年受追捧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估价均降低一半以上。其实从去年年初金融危机初露端倪之时,一些持有大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财团已开始将这些藏品进行“恐慌性”抛出,期待从接手的下家手中接过钞票“落袋为安”。然而在人人自危、现金至上的大潮流下,想让这些艺术品卖个好价钱并非易事。

  ◎ 当代艺术品投资将进入调整期

  有道是,当潮水退去,便知道谁在裸泳。据英国《星期》周刊的估算,2005年至2006年间,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升幅达983%,这一浮夸现象令人警惕。如今泡沫被逐步挤掉,艺术投资行业必然面临重新洗牌,从而进入相对理性的调整期。

  业内人士分析,首先是艺术机构的调整。据了解,北京798如今已集体“过冬”,公告栏中的出租或转让信息层出不穷。一些实力不强、谋求一时暴利的拍卖行和画廊,包括相关行业,如为书画市场宣传炒作的民间杂志,画商以及许多借机炒作的书画家,都将不可避免地面临困境。而国内一些中小型拍卖行都在2009年降低了拍卖频率,有些甚至已经取消了当代艺术专场,转为更为务实的传统艺术品。

  此外,收藏家心理也进入调整期。有人形容“买家已经挑剔到从鸡蛋里挑骨头的境地”。几年前盲目追高的中国当代艺术品藏家也在这次危机中增长了智慧,不再不加选择地举牌竞价,只有精品才能让他们大力投入。有藏家告诉记者,金融危机对藏家来说未尝不是一次机会,可以借此机会重新调整自己的收藏,而过去被火热的虚高蒙了的人,现在也得以冷静地考虑自己的需求。

  ◎ 国内缺乏完善的艺术品市场机制

  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不可思议地“狂飙”,除了有被人为恶意炒高、受西方游戏规则操控的因素之外,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缺乏完善的艺术品市场机制,因此缺乏“抗风险”能力。在中国,拍卖公司和画廊本末倒置。本应是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反而充当了一级市场,而画廊一直处在拍卖公司的市场夹缝里生存。在成熟的西方艺术品市场中,画廊作为艺术品的培育场所,为拍卖公司输送在市场上已经成熟的作品。而在中国恰恰相反:如果作品拍卖成功,那么画廊对于这个艺术家作品的销售就跟着涨;而如果拍卖行情惨淡,也会直接影响画廊的相关销售业绩。此外,中国目前没有针对艺术市场的政策和监管制度,这也是造成艺术品市场混乱,“黑市”交易横行的原因。

  即使知道艺术市场危机重重,国内却很少学者对这一方面进行改良性研究。国画家唐朝轶说,对于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研究和管理,尤其是书画艺术市场,以经济学的视点来观照研究,是一门新兴学问。近年来,艺术市场如此火爆,却鲜有科学、理性之分析,就连一些著名的拍卖行负责人也坦言他们对市场没有研究。“因此,对于艺术品市场的管理以及相关制度的制定都处于一种无序状态,才导致今天的艺术市场畸形发展。如何来建立规范有序的书画市场,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更需要我们来讨论与关注。”

  ◎ 从市场向学术靠拢

  目前,被卷入这场中国当代艺术寒流的人们,纷纷思索着“过冬”妙招。评论家朱其说,金融危机使得人们也不再囤积作品,真正的藏家开始研究艺术品,开始对艺术市场的深入思考。而“长征空间”画廊的主持人卢杰也认为,可以“理直气壮地整理一些东西了”。比如推进艺术家进行小制作,迫使艺术家和自己的画廊都更多地思考艺术本身而不是市场需求。

  从当初一味追求市场转向追求学术,是“洗牌”之后出现在艺术家、藏家和投资机构面前的摩西之路。但要看到效果,还有赖于国内艺术体制的改造。艺术批评家朱中原说,体制内的艺术领导机构基本上垄断了历年来国家级的艺术展览和艺术活动,如全国美展、全国书法展等,这些国家级的艺术展览,基本上就是奠定一个艺术家市场地位的基本途径。但这些展览往往体现了机构领导的意愿,他们对市场的影响比拍卖行、画廊、收藏家等真正的市场要素更大。“我们要呼唤展览体制的变革,倡导展览的学术性、独立性,真正意义上的学术展览必须有独立的评论家和策展人来直接运作,而非官方机构来运作。艺术展览所体现的是学术本位而不是行政本位,引导艺术品市场走向的也只能是学术本位而不是行政本位。”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