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

佛座护法双狮漫谈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邮票 > 2015-04-05 我要评论

中华古玩网讯 西晋十六国时期,双狮座佛像已经在中国广泛流行,各地的双狮风格较为一致。北朝时期,佛像底座上的双狮形制有了显著变化,尤以北魏定州区太和时期亚字形佛座双狮、东魏北齐时期曲阳白石佛像长方形底座双狮组图、北周隋唐时期关中地区莲座双狮最具特点。 狮子为百兽...

中华古玩网讯
西晋十六国时期,双狮座佛像已经在中国广泛流行,各地的双狮风格较为一致。北朝时期,佛像底座上的双狮形制有了显著变化,尤以北魏定州区太和时期亚字形佛座双狮、东魏北齐时期曲阳白石佛像长方形底座双狮组图、北周隋唐时期关中地区莲座双狮最具特点。
狮子为百兽之王,原产西亚与非洲,然而自东汉末期以来的一千八百年间,它却成了中国的帝王将相、达官显贵们的保护神,宫观、衙署、陵墓、庙宇门前,往往有左右双狮守护着门庭、震慑群邪。时至今日,狮子早已经成了我们生活中习焉而不察的文化符号。没有哪一种外来动物能够像狮子那样在中国获得如此之多的敬畏、尊宠和喜爱。在汉代的史书中,有汉章帝、汉和帝、汉顺帝分别接受大月氏国、安息国、疏勒国进贡狮子的记录。在汉代的文物中,也有雕于东汉时期的石狮,狮身上的双翼让我们看到了源自西亚地区的狮子文化对中国的影响,但狮子真正走入中国、为普通民众所熟悉,主要还是由于佛教文化的影响。
在印度,狮子被认为是万兽之尊,而佛陀又被认作是人中之狮,所以佛陀坐卧之具往往被称为狮子座或狮子床。印度马土腊考古博物馆藏有公元二世纪时期的一尊佛陀说法像,底座正面就雕有3只生动写实、活灵活现的狮子(图1)。在斯瓦特河谷和克什米尔地区,狮子座佛像也很流行,直到公元十二世纪还能看到双狮座佛像(图2)。

  




在中国现存早期的禅定铜佛造像上,佛像底座正面往往刻有高浮雕的双狮,典型像例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十六国晚期禅定佛像(图3),像身与底座双狮合铸,双狮为正面,一左一右蹲踞于佛陀座下,中间有阴线刻的博山香炉。双狮形象较为写实生动,张口露齿,鬃毛飞扬,然其神情则妩媚温驯、憨态可掬,由此更衬托出佛陀的伟大力量。目前海内外现存的西晋十六国时期禅定佛像数量不多,约有十数尊,然其佛座绝大多数为双狮座,而双狮的形象和位置也较为一致。

  



到了南北朝时期,佛座上双狮的形象和位置有了显著的变化,多姿多样,异彩纷呈。这种情况的出现既可能有佛教义理方面的原因,也可能是由于在佛像中国化的过程中各地工匠们的自由发挥与创造,毕竟在那个时代没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狮子是什么样的,更不用说作为想象中的佛教护法灵兽的双狮了。
根据双狮的形象及其于佛座上所处的位置,笔者将其大致分为5种样式。
到了唐代后期,双狮座佛像不再流行,而狮子也逐渐从佛陀光辉的笼罩下走出来,进入官府乃至民间,成为专职的辟邪神兽,为人们把守门户,保一方平安。
双狮位于长方形底座正面,狮身为高浮雕。双狮与力士、化生童子、莲花、博山香炉构成一幅完整的图像,另外有些像例双狮中间还雕有供养人或弟子。这种形制是由十六国时期的禅定铜佛像底座继承和发展而来的,美国纳尔逊艺术陈列馆收藏的十六国时期的禅定佛像底座就已经有了双狮、弟子、莲花的构图。北魏延兴二年(472)张伯□造释迦佛坐像底座正面,双狮守护的是释迦多宝佛龛像。这种样式的双狮底座较为少见,应该是代表了《法华经》的思想。
此类形制的佛座双狮最为复杂,在具体的造像上表现有简有繁,变化多端。双狮有相背和相向两种式样:
①双狮呈侧面身形,两两相背,狮头回扭,左右对视(图4)。典型像例有北魏太平真君三年(442)鲍篡造石塔基座、太安三年(457)宋德兴造石佛坐像。此种样式在曲阳白石造像上也有反映,只是数量较少。

  



②双狮位于长方形佛座正面,狮身为高浮雕,相向而立,中间有力士和博山香炉,如北魏天安元年(466)冯受受造像。这种样式在东魏北齐时期的曲阳白石造像上得到了充分的发展。
在曲阳白石造像上,我们可以看到多种组合样式的双狮图像。最简单的是双狮、莲花、化生童子与博山炉的构图,典型像例如正定文保所藏北齐武平元年(570)邑人造菩萨像(图5)、北齐天统四年(568)张藉生造双菩萨像,双狮呈蹲坐状,相向而立,守护着博山香炉。另有一些造像,如北齐邸元颍造双观世音立像,底座正面的双狮左前肢是扬起的。在绝大多数的白石造像上,双狮都是呈蹲坐状的,只有极少数像例上,双狮站姿相向而立。复杂一些的图像则加上了托举香炉的化生童子、双力士或双供养人或双弟子,如北齐天统二年(566)比丘尼静藏造像(图6)。博山香炉位于图像的中心位置,托举香炉的是莲花化生的童子,常见托香炉的化生童子为1个或2个。力士往往位于双狮的外侧。有时双狮中间还雕有供养人或弟子,如北齐天保十年(559)王氏兄弟造释迦多宝像、北齐河清四年(565)霍黑造双佛坐像。北齐河清元年(562)陈思业等造释迦多宝佛像底座就有双力士、双狮、双供养人、双化生童子和莲花与博山香炉。北齐刘氏家族造思惟菩萨像底座内容最为繁复(图7),基座为长方形,四面浮雕图案。正面图案分为三层:上层雕力士像,浅刻飞天、化生童子和莲花博山香炉;中层中间雕有两力士托座,两侧有三组施舍图案;下层雕护法双狮,相向而立,左前肢向前伸出。 

  



双狮位于佛陀的身体两侧,似乎是在护持着禅定冥想的佛陀。典型像例如敦煌莫高窟北凉时期的275窟主尊交脚弥勒菩萨、北魏太安二年(456)张永造石佛坐像、北魏晚期龙门石窟宾阳中洞西壁佛像,在这些像例中,双狮以独立的圆雕的形态于佛前谛听说法。
佛陀立于圆形仰、覆莲座上,莲座下又有一方形台座,双狮为圆雕,立于方形台座上,典型像例如临潼博物馆藏北周彩绘贴金石菩萨像(图8),西安碑林博物馆藏有数尊此种样式的唐代佛像。此种样式最早见于南朝梁普通四年(523)康胜造石佛像上,后来在北周、隋、唐时期的关中地区较为流行。



佛座为亚字形,双狮为圆雕,呈蹲坐状,头侧扭,相向而立,斜视上方的佛陀,似乎正在聆听佛法。北魏太和时期,河北中部曾经铸造过一批相当精美的此类式样的铜造像,典型像例如太和元年(477)阳氏造铜佛像(图9)、比丘法恩造佛坐像、太和八年(484)杨僧昌造佛造像。

  



双狮为高浮雕,位于佛陀身下,狮头由佛两股侧向前弯出。此种样式的双狮或许具有佛陀坐骑的意味。典型像例如北魏皇兴五年(471)石交脚弥勒像、西安碑林博物馆藏北魏禅定佛像(图10)、故宫博物院藏太和十七年(493)释迦佛铜坐像。前两例像为关中地区风格,后一例为定州风格。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