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

拍价带高同类藏品价格 用拍价为藏品定价该不该?

字号+ 当前位置:第四套人民币 > 邮票 > 2015-04-05 我要评论

           明永乐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以1.68亿港元成交,创造新的明代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2011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于10月1日开槌,...

    

      明永乐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以1.68亿港元成交,创造新的明代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2011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于10月1日开槌,为期6日的拍卖过程中,3400余件拍品成功拍出3000多件,总成交额为32亿多港元。时下,不少拍卖公司陆续推出的秋拍受到了藏家的广泛关注。除了现场参与拍卖的,还有不少藏家将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格当成市场定价风向标。对此,有资深收藏人士提出不同看法。 
  现象 
  拍卖价带动同类藏品价格 
  2011年香港苏富比秋拍刷新了4项世界拍卖纪录,其中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专场拍卖上,明永乐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经过29轮激烈叫价,以1.68亿港元成交,创造了新的明代瓷器世界拍卖纪录。这一信息迅速传开来,记者走访发现,南宁收藏市场上,一些品相好的古代梅瓶已经悄然水涨船高。 
  韦先生在南宁唐人文化街经营一家古玩店,他店里原本摆有一对清代青花梅瓶,韦先生透露过,他的心理价位是18万元左右。10月8日,记者再次来到他店里,发现这对梅瓶已经不见踪影。韦先生说,他决定把这对梅瓶拿回家里“藏”一段时间,香港苏富比秋拍上那件明永乐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创出天价之后,相信市场上会迅速掀起一股梅瓶热,价格自然上涨。到那时,再把自己的瓶子拿出来,就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这并非个例。今年9月初,藏家董先生与另一位藏家谈好,用一件古代家具换对方的一件清代梅瓶,后来有事耽搁了。国庆长假结束后,董先生从老家探亲回到南宁,联系那位藏家,结果对方称“梅瓶被朋友强行要去了”。董先生通过其他朋友了解到,对方其实是受到了苏富比秋拍的影响,“起价”了。 
  在南宁青秀山金汇如意坊经营艺术品生意的吴先生说,拍卖会的成交价格正成为收藏领域的价格“风向标”。拍卖会上创出天价的某一类艺术品,很快就会传导到收藏市场,带动同类藏品价格上涨。据他所知,已有一部分同行在考虑给梅瓶重新定价,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受拍卖会的影响,梅瓶以及其他瓷器会出现一波上涨行情。 
  疑惑 
  拍卖会该不该成为藏品“定价器”? 
  拍卖会真的可以当成“定价器”吗?有收藏人士指出,以成交价格来定价有些过于武断,但近年来,艺术品拍卖成交价格对市场的影响很大,已成为收藏市场不争的事实。
  南宁至正会所的负责人李钟全说,事实上,拍卖成交价对市场行情的影响是很大的。比如说,中国古画是较早进入“亿元时代”的,2009年10月份,中贸圣佳推出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1.34亿元成交,首次攻下了中国书画亿元堡垒。2009年保利秋拍上,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以1.69亿元成交,曾巩的《局事帖》也拍出1.09亿的天价。半年后,2010年的保利春拍,黄庭坚的《砥柱铭》更是以4.368亿元成交。2009年以来中国古画拍卖价格的暴涨,让市场上原本百万级的艺术品迅速飙升至上千万甚至更高的价格。这种水涨船高的现象,也表现在玉器、瓷器、古代家具等等品种的收藏品上。 
  南宁资深藏家丁敢说,拍卖会价格对民间收藏市场的影响,更像是一种心理游戏。丁敢就曾经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一次他正在外地一个古玩市场侃价,基本谈好价格时,卖家接了一个电话,回头就改变主意了。在丁敢追问之下,那位卖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北京举办的一场拍卖会,跟我这件东西差不多的拍品,最新出来的新交价比我们谈的价格高多了,你真要买得多加3万元。” 
  丁敢说,拍卖会上的价格,表示某一类藏品的市场价值得到了认可,以此为参考,收藏人士自然会重新评估自己的藏品。 
  提醒 
  客观看待拍卖市场人为因素 
  在收藏圈里,大家都知道如果藏品能上拍卖会,很有可能会卖个好价钱。可是,反过来以拍卖会的成交价格来作为定价标准,这一做法对么? 
  “一些艺术品的拍卖成交价较高,但收藏价值却不一定高。相反,拍卖价较低的,收藏价值却未必低。”广西艺术品收藏协会的一位人士说,艺术品的收藏价值是由其艺术、历史、科学价值共同决定的,如果偏重或忽视其中某一方面,就会造成其总体价值的偏差。拍卖会面向社会各界人士,但大家对艺术品欣赏的角度并不一样。比如说,有的人看重艺术品的观赏性,而忽略其文化、艺术内涵,因而造成了绘画作品价格高于书法作品价格;有的人受保值和增值心理的影响,陷入名人效应的误区。但并非所有的名家之作都是精品,其中也不乏应酬之作、代笔,这也影响了艺术品价格的客观体现。 
  资深藏家孙先生认为,拍卖会上出现“天价”很大程度上只是个别现象,不能对整个市场起到指导作用。2009年,孙先生将同行估价10万元的清代官窑青花瓷送到广州参加拍卖,结果成交价格超过20万元。但是,孙先生同时送出去的一件玉器藏品却没有这么幸运,这件玉器在南宁曾有藏家出价15万元,可是在那场拍卖会上,竞价到8万元就没有人举拍了。孙先生感觉到拍卖会的成交价格受主观、人为因素影响很大,难以作为客观评论的依据。 
  孙先生说,近年来拍卖会上曝出的“虚假价格”事件也不少,如果以“虚假成交价”来指导自己的收藏行为,那就更不靠谱了。采访中,有不少收藏人士都指出,不能盲目迷信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格,应具体藏品具体分析。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